明杂志。Love Tomorrow

如果(转自人人)

说实话,我完全是为了发这个帖子才逛这个吧的,我不知道有些话该和谁说,长这么大我一直以来都过着中规中矩的生活,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一切都不可能了,一切都不可能了。因为我父亲不在了。
  我是九三年的,住在中国中南部的一个县城,家里只有我一个儿子,父亲是县一中的数学老师,妈妈以前在厂里上班后来下岗了就一直在家做家庭主妇,乍听起来我家还不错。的确,如果爸爸不是那样的话,我们家就和千千万万其他幸福的家庭一样。爸爸也不会那么早离开我和妈妈,他去年走的时候才四十三岁。四十三岁,才四十三岁。

  我想了很多才决定写一些东西,这是我心里永远的痛。好几次从梦里醒过来
  我都会想,爸爸还在,他正在客厅的大木桌子上批试卷,他怎么会不在呢。想着想着就心里不住的抽痛,那种感觉真的不只是痛可以形容。


  小的时候我没有觉的爸爸和别人的爸爸有什么不一样,他和妈妈几乎很少吵架,但他也会发火,说实话,他不是一个很好脾气的人,他的学生大都很怕他。他是属于那种不太说话也不喜欢和别人计较的人,也说不上很严厉,就是给人一种很强烈的距离感。这是他教过的一个学姐说的,她学习成绩很好。

  他很疼我,从来不像他的同事那样逼迫小孩念书,我一直到初三他都接送我上下学,一般我想要的东西他都会满足我。记得小五的时候有一次我考试作弊被老师发现了他把我爸爸喊来,当时挺怕的,因为他自己就特别讨厌自己的学生作弊,可是爸爸来了之后也不知道和老师谈了生么,他回家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得还哭了,结果爸爸说,要是太难过的话就在家呆半天再去上课。这件事我一直都清楚的记得,好像现在只记得他的好了。
  发现爸爸的不正常是初一的那个寒假。
  那是过年的前几天好像,我和同学从书店出来,他忽然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对我说,“阿少,你家什么时候买的车?”我说,哪有、他就指了指吉瑞门前的一辆车对我说,“你爸爸刚那辆车子里出来”(时间太久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我转过头去看,恰好看见他和一男的进了酒店。当时我也没多想,只是好奇那个叔叔是谁,爸爸的朋友圈子就那么大,大都是他们学校的老师,那个人却一次也没见过。


  后来第二天我又见到了那个叔叔,在我家。当时我正在屋子里做作业,妈妈喊我出来,说有客人来了,我出去就看见了那个人。爸爸让我喊他宋叔叔,我和他问了一声好,爸爸又说,宋是他大学同学,今天从这经过顺便来看看他。当时我就有些奇怪,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撒谎。但是也真的没有多想,我还问妈妈见过宋叔叔没有。妈妈说她和爸爸结婚的时候见过一次,他和其他的爸爸的同学一起来的,顺便说一下,爸爸是在江西念得大学。那个人看起来要比爸爸小,人看起来不坏,对我也蛮亲切的,问了我一些问题,还说都是这么大的孩子了。吃完饭他就和爸爸一起出去的,妈妈还让他带了很多东西,他一直喊我妈妈嫂子,我妈那个时候应该也知道了点什么,因为爸爸和宋出去以后她一直微笑的脸就拉下来了。我问妈妈怎么了,她说没事就是头有点痛。这是妈妈的一贯谎言,每次她和爸爸发生矛盾都不会和他吵,她就睡觉,说头痛。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对爸爸那么忍让,她根本就没有一点错。这件事算是一个伏笔吧。


  说到这里,我真的想说一下,如果你没有办法爱一个女生,请你不要娶她。如果你顶不了世俗的压力结婚了,也请你好好对待你的妻子,她们没有错,不幸被你选中和你一负担你的痛苦已经很可怜了,你只有好好对待她才后来对的起你那个“丈夫”的称谓。爸爸一直在尽力给妈妈好一点的生活,除了没有办法爱上妈妈他可以说是一个好好丈夫,可就这一点,苦了妈妈一辈子。


  后来上初三之前,我们全家去了一趟T市玩,是宋在车站接的我们。那几天他陪我们吃了好几顿的饭,不过我们没有去宋的家。那个时候我比念初一要敏感了一些,班里也有不少人谈恋爱,虽然自己没有喜欢的人但还是多少有了一些了解。我那个时候就感觉爸爸和他之间不像其他朋友那样,虽然也就只是在一起吃饭而已。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吃饭,我不吃葱的,爸爸就帮我把汤里的葱花剔了出来,宋随口就说了一句,“阿少和你一样不吃葱吗?”当时妈妈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爸爸,我也觉得怪怪的,他说话的口吻有一点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暧昧,我就问他,“宋叔叔怎么知道的?”他当时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搪塞说以前经常一起吃饭他这个人记性好。记性好,有几个男生会记得十几年前的同学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虽然觉得怪,但我没有想到那方面,如果是女性的话我肯定怀疑了,那个时候虽然也有听过同性恋这个词,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边,还是自己的爸爸。


  我的确恨过爸爸,我问他你为什么是同性恋,我好讨厌你,我有一年没有和他说过话,后来我慢慢的理解了爸爸,他真的很痛苦,他负担了很多东西,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一直都是带重点班的学生,工作很忙,学生高三那一年他几乎都是下一一点才睡,也少有节假。他班上几乎每一届都会有家庭比较不好的学生,他一直都有帮助他们。
  我那个时候真的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男男爱这种事情,感觉同性恋真的好恶心,好变态(你们可以骂我,但当时我是真的这么想的)。后来慢慢理解了,我才开始正视爸爸是同这件事,而不是一味地讨厌他。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在我初三毕业那年的夏天。我那个时候刚知道中考成绩没有多久,考的 不算坏。父母对我要求都不高,妈妈说我能好好的过一辈子她就满足了。我学习也不差,顺利的考上了一中,不过没够重点班的分数线。其实因为爸爸在他们学校挺有分量的,我也可以进,我自己也想进,(虚荣心主怪)可他不同意,他说太辛苦。。。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过得太苦,他从来都愿我吃一点点的苦。
  事情发生在一个下午,我刚从同学家回来,进门就听到妈妈在哭。妈妈是很少哭的,我站在他们卧室门前,听到爸爸在说什么,然后妈妈带着哭腔的喊,我不准你 去就是不准,爸爸就说他是一定要去的,我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推开门看见妈妈满脸泪痕的坐在床上,妈妈看见我进来就不说话了,我问他们在吵什么,爸爸说没你的事,你去自己屋里玩会。我不肯走,那几天我就觉得爸爸一副满腹心事的样子,我就问妈妈到底怎么了。妈妈看了爸爸一眼,说,当着孩子的面,你说你是去还是不去。爸爸不作声,转头去了客厅。
  事情没有就这样结束,过了几天,妈妈回外婆家,我一个人在家看电视,爸爸他给高三补课。我正在看的时候爸爸回来了,我问他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他说有事情。我就没有理,过了一会他提了个袋子出来,叫我不要看太久。我也没有注意,等爸爸出去的时候妈妈打了个电话回来,问我爸爸做饭了没,我说爸爸出去了,妈妈突然很激动,问我他有没有拿什么东西,我说从卧室拿了个袋子,妈妈就说,“阿少,你现在打电话给你爸爸,和他说,他要是走的话就没有我这个儿子”。我问妈怎么回事,妈妈没说。

  继续说吧,后来我妈就回来了,因为外婆家比较远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问我给爸爸打了没,我说打了,妈妈问我爸怎么回答,我说他说他就是去看一个同学过几天就会回来的。妈妈说你爸不会回来的了,当时妈妈的表情真的吓到我了,我问妈怎么了,她就抱着我哭了。我问妈妈爸爸是不是去看那个宋叔叔,妈妈没有回答。我就知道有些事情被我猜中了,我问妈妈那个人到底和爸爸什么关系,她抱着我的头,看着我说,“阿少,如果你爸不要我们俩了,妈妈就只有你了。”我当时心里面腾地烧起了一把火,我又打电话过去,爸接了,我问他你到底是去哪里。他当时的语气很平静,他说去北京。我问他去北京干什么,他顿了顿说,去国外。我当时就懵了,你们可能会觉得好笑,但我当时和妈妈一样固执的认为,如果他出国的话就不会回来了,他不要我们了。我问他现在到北京了没,他说快了,我突然就冲他喊,你到底要不要脸,你和一个男的你到底知不知到自己有多恶心,,,,还说了一些其他的脏话,,,,他没有说话,我和他说,你要是去的话,我就死给他看,他说宋真的病的很厉害他才会去看他他保证他一定会回来的。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说去吧,你也不用给我收尸了。。。他说你让你妈妈接电话,我说你不用管了,明天之前你不会来你就永远看不到我了。。当时真的是没有理智了,我把电话挂了之后心里特别的难受,妈妈搂着我的头,她那么多年都没有在我面前哭过几次,可当时她哭了好久,眼泪一滴滴的落到我的肩膀上,她心里有多苦,我当时真的很恨爸爸,恨宋。
  我爸他们零五年的时候去过一次韩国,那个时候办的护照,后来护照就一直没有用过。上个月他让妈把护照找出来的时候我妈妈就有些奇怪,后来他就和妈妈说他要去一次国外。妈妈说是不是看宋,他也承认了。那个时候爸爸的事妈妈也知道了,就是两个人都没有摆在台面上说过,我妈妈是那种特能隐忍的人,当时如果不是真的恐慌了,她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给我。妈妈当时就不同意,两人都不肯松步,妈妈只有拉我做筹码。那天被我撞见他们吵架,她以为爸爸就会放弃了。可是爸爸那次却是真的一心想去看宋,可能那个时候宋真的病的很重。我也是后来才听爸爸说过,那个时候宋的尿毒症真的是挺严重的。

后来爸爸没有去成,他是晚上八点多回的家,回来的时候他的样子很疲惫很疲惫,他把东西丢在客厅的地板上,看了看我,问我吃晚饭了没,我没有理他,他坐在我身边,说不管以后怎么都不能拿死来开玩笑。我当时很委屈也有一点心疼他,但我更心疼妈妈,我当时就对他说了一句话,你不配做我爸爸。他看着我,脸上表情是什么说不清,他没再说什么,眼眶却红了。然后他就进了卧室,不一会就听到电视被砸了的声音,然后是灯,然后是妈妈的梳妆台。我当时有一点害怕,不知道他会不会打我和我妈,结果他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有从卧室出来。

  后来我就开始了和我爸爸的冷战,他那件事情之后就回学校辞了高三班主任的职务,重新带的高一。学校一开始不同意,毕竟高三换老师对学生真的很不好,况且我爸爸的工作能力真的很强还是学校数学组的组长。他带的重点班是标准班,六十个人一个班,每届一个班至少有一大半考上一本的。很多家长都给我爸爸送过礼,都想进我爸那个班。说实话,我爸不是那种很清高的人,有的时候他也收礼,不然凭他那三千左右一个月的工资他也不可能买两套房子。
  不过我爸态度很坚决,他说他身体不好,真的没有办法带高三。他说的也是实话,那段时间他瘦了很多,你们可以想一下,183的个子体重只有140左右是有多瘦。脸色也不好,本来话就不多,我不理他之后他几乎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妈妈其实也很心疼他,她老是劝我不能不理他他毕竟是我爸爸而且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我们,可是我当时真的没有办法理解他。。。。。

后来我就上高一了,我当时很烦,都有一点不想去学校。因为当时我家还住在教苑离学校很久所以我每天就开始自己去上学了,还故意和爸爸岔开时间不和他一起走。我爸的同事也是我高中时的班主任就开我玩笑说,少爷终于幼儿园毕业了不用大人接送了。。。
  后来我的生活中出现了一个腐女,,,,她是我高一同桌,,,我开始对同志改观就是受到她的影响。我是个POT饭,她也是。她特别喜欢冢不二配对,还拉着我看,一开始我挺抵触看,可能是她太孜孜不倦了,我后来竟然也接受了。。。她还给我灌输过很多关于同性恋的思想,说男男爱一点也不恶心,比如说古罗马人就很崇尚这种爱情,还有汉朝的时候王侯多好男风,,,,发展到后来她竟然还和我讨论我们班的男生谁是攻谁是受,,,当然这是后话。。
  高一真正关键的一件事情是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不幸的是那个女生是我的体育老师。。。。那个时候第一次有为一个人心动的感觉,期待上体育课,尽量表现的很好来赢得她的注意,第一次知道她号码时那种兴奋的感觉,想要和她靠近的愿望。
  那种喜欢一个人,怀着孤零零的心情想要和她靠近却又不能靠近的感觉,,,慢慢的让我开始正视爸爸和宋的感情。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别人的痛苦我们永远不知道有多苦哪怕那个人和你流着一样的血,只有自己遇到了经历了才会明白,,,况且爸爸应该比我要难过多了。。

  主动和爸爸再次说话是高一下学期,,那天看见了体育老师的男朋友,,,阿娴,也就是我同桌,一直在八卦那个男的多帅多帅,说实话我一点点都不觉得那个人帅,看着就觉得碍眼,心情很不好的回了家。晚上很早就躺在了床上,却老是睡不着。。那段时间我成绩下降很多,可就是没有办法好好学习。实在睡不着我到客厅找水喝,看到爸爸站在阳台上抽烟,他背对着我,背影很单薄,一直笔挺的脊背也有些弯,当时就很想过去抱抱他。心里面很难受,我就那样站在他身后很久,他回过身来看见了我,问我怎么还不睡,,,我忽然觉得他老了很多。我走过去抱住了他。他拍我的背,说“不恨爸爸了吗”我当时哭了。他就一下一下的拍我的背,我的眼泪抹了他一身,后来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后来爸爸就有的时候会和我谈谈他和宋的事情。有一次我问他还和宋有联系没,他说那次从北京回来之后就把和宋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了。我问他为什么那样做,我说只要他不离开我和妈妈我不介意他们有联系,爸爸没有说。很来我才明白他其实是怕知道宋在那边到底怎么样了,他不和他联系就可以一直幻想着宋还过的好好的,这样自欺欺人,看起来没有又可怜却是他当时唯一可以做到。


  忽然好想说说爸爸。他是高中数学老师,他的很多学生都崇拜他。他那个人不太爱讲话,人又长得高,虽然瘦但是骨架大,鼻子也挺,所以会给人一种气场很强的感觉。他牌技很好,也会搓麻将,以前吸烟很少后来吸得很多。记得以前他的一个学生说过,韩哥“他的学生都这样称呼他”是那种让你又怕又敬的老师,不是说他会打你或者说他做了很多好事,他好像什么都看的清楚也懒得和别人计较,做事就带着理所当然的范。当然我爸爸不是圣人,他也受私礼,以前也赌过博。还会和我妈妈发脾气。他和其他人一样有世俗的一面,他也不够勇敢,但他一直都在尽力做好他该做的每一件事,他可以说是一个好人。如果他不是同,或者他没有结婚,他应该会过得好一点吧。我问过爸爸后不后悔结了婚,他说因为我他觉得够了。。。。


  我会更一段爸爸和宋的事情,爸爸说的不多,大略听一下吧。。。不知道是不是大多数同都可以接受自己是同这件事,我爸爸他一开始是没有办法理解自己的。他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宋的时候自虐过。。他说那个时候很不能理解自己,他觉得那是心理疾病。他们那个时候人还比较保守,他一直也是受的正统教育。他就按照有的书上说的,每次有那种想和宋在一起的冲动时就用针扎自己的手指头,还用刀子划过自己的胳膊。后来都留了疤,他的学生因此还传过他混过黑社会。。可是都不行,他还是想和宋在一起,他们大一认识的大三才交往。。。

  今天回家了,六点多到的家,妈妈都吃过晚饭了。她现在在给我烧鱼豆腐。。以前爸爸也给我烧过,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妈妈不在家,爸爸问我吃什么。我爸不会做饭,妈妈不在的话我们不是吃煮面就是出去吃。那次他不知道怎么搞的要给我烧饭,结果就烧了鱼豆腐。上桌的时候一大锅,还腾着热气,那个时候是冬天,我当时觉得特别的温暖。我眼睛近视,戴着眼镜镜片上哈的气什么都看不清,老爸就替我夹里面的豆腐,那豆腐好烫,但很好吃。那种感觉真的好幸福,满满的都是触手可及的温暖,肚子里面热呼呼的,爸爸就坐在边上给我夹。。。真的是再也吃不到了。

  爸爸是大一的时候认识的宋,他们都打排球,我爸是主攻宋是二传,他们不是一个系的。后来就认识了,爸帮宋补习高数,后来就熟了。。。说的很无趣因为我爸也没怎么说过,后来两个人都有些意识到对对方的感觉不一样。我爸和宋都是纯GAY,但他们两个人思想不太一样,,宋比我爸要坦然的多,,毕竟我爸是在我们那样的小县城长大的,那个时候还很落后,而且我爷爷是那种很严厉的人,他一个人抚养我爸长大,一直奉行的是棍棒教育。
  我爸一开始是很不能接受自己这样的,他逃避过还自残,似乎也做了一些满绝情的事。后来宋就找我爸对他说,他不会害他的,但是他也不能这样伤害他。。。
  我爸就彻底放弃改正他是G这件事了。
  我想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应该都是一样的,无论是小心翼翼还是正大光明,就是想和他在一起。。。
  再后来他们毕业了,我爸回了老家,他没有和爷爷出柜。期间宋来看过我爸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爷爷有些察觉。没过多久就托人给我爸介绍对象,我爸不同意结婚说太早了,我爷爷就说你工作也有了不成家难道是要听别人的闲话。我爸说那次他第一次和爷爷顶嘴结果被我爷爷用棍子打了个半死,左腹被打断了一个肋骨。。
  后来又有人给我爸介绍对象,就是我妈妈。
  反正后来我爸妥协了,他还是取了我妈妈。
  但是他和宋一直都有联系,他们之间好像从来就没说过在一起的话,也没有说过分手的话,就一直是那样默默的维持着看似朋友的关系。
  宋好像没有结过婚,他也没有孩子。十几年他也找过不少人,但到头来还是没有一个长久的。好像也只有和爸爸,他们两个能这样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坚持。


  高二的时候我和爸爸的关系恢复到和从前一样,我分科的时候选择的是理科,我们那种高中是典型的重理轻文,23个班只有7个文科班。。爸爸那一年带的文科班。。因为当时校长的女儿转学到我们学校,她女儿是学文的。。我们学校的数学老师大都愿意教理科班而不是文科班,首先理科学生数学普遍好过文科班,教起来比较容易上手,再者理科班学生的高考升学率也远大于文科,可以拿到的奖金也比较多。。
  我和阿娴分到了一个班,她文科明明好过理科的但还是选择了理科。。不过这学期我没有和她坐同桌,我的新同桌是一个男生,人也比较好,挺好相处。最最好的一件事情是我们的体育老师没有换掉。。
  唯一让我不高兴的就是以前和我一个班的姓陶的一个男生被分到了我爸爸那个班,经常下课就跑去问我爸题目。我以前就烦他,怎么说呢,就是人很阴。不爱说话,一副很清高的样子,人很瘦,还长了一双桃花眼。。。那个时候一个班追他的女生最多,我很不喜欢他。。偏偏阿娴还经常YY我和他,我那个时候虽然不是那么排斥同性恋这件事了但我自己很讨厌被同学开这种玩笑。

我那个时候就感觉他是有意接近我爸爸的(后来证明我真的想的太多),期间还去找他打过架,,,。我这个人独占欲特别强,从小到大都见不得父母对别的小孩好。所以我后来也想,我当时那么厌恶爸爸和宋之间的事不仅仅是为妈妈打抱不平和反感同性恋这件事,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我感觉自己的爱不完整了,被别人分享了。。。
  后来我才知道爸爸那个时候精神方面很不好,他偷偷去看过心理医生,还开百忧解吃。。我当时真的没有发现。。不然我也不会去找陶的麻烦,,他爸爸是我们县的一个局长。为了这件事爸爸还亲自给陶的爸爸道过谦学校才没有给我记过。


  想求楼主最真实的想法,gay有孩子是否就是害那孩子啊-----------------------------------
  ——————————————————————————————————————————我不知道。。我爸爸说他不后悔有我这个儿子。。。而且他从小就把我保护的很好,我小的时候没有觉得他和其他人的爸爸有什么不同,我爸爸没有害我。我的生命是建立在他的痛苦上的,但他却给了我所有的幸福。如果这叫害我,那什么才叫爱?



  虽然爸爸把和宋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了,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和其他同学打听了宋的情况,他收到回复是在早上六点多,我们因为要上早自习的缘故所以起得很早,妈妈烧好早饭让我喊我爸出来,我一推门进去就看见我爸坐在电脑跟前发愣,我走过去喊了他一声,他没有应我,我就走过去问他怎么了,结果爸爸就哭了。他抿着唇,眼眶发红,眼泪就掉下来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我当时就有点害怕,我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喊他爸爸,他也不理我。然后妈妈就进来了,她看见爸爸那个样子就一直站在门口,什么都没有说。我爸就一直那样怔怔的坐着,眼泪不停的掉下来,一直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回过神,他抬起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妈,然后叫我去吃饭。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妈妈让我出去然后就把门给关上了。
  我一直站在他们房门口,里面也没什么动静,过了一会我就听到了爸爸压得很低的哭声。
  我当时心里面很不舒服,忽然觉的自己很自私。当时我就在想,如果爸爸或妈妈去世了我该多难过,就是想一想都让我觉得呼吸不过来心脏一窒。爸爸当时的表情我永远都记得,眼里面什么都没有,好像刚做了个噩梦在想那个梦到底是真是假,我从来都没有想到爸爸也会有那么脆弱的一面,可是我没有办法保护他。丧失挚爱的感觉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你永远都不会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一想到那个人不在了,你永远都看不见他了听不见他的声音没有办法和他说话没有办法感觉到他的体温,那种感觉,就叫心如刀绞。


  宋写给爸爸的一封信上有一句话我看一次心里就难过一次。
  韩,有的时候去逛街,看见到处都是人,我就站在那些人群里想,看,这个世界多热闹,可是一想到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又马上寂寥起来。到处都是人,可没有一个是你,离我那么近的可以是随便一个路人,可偏偏不能是你。

  说实话,我爸爸是同这件事除了我妈妈和我知道以外应该没有人知道了。我也是到快上高中的时候才确确切切的知道的。他们那个年纪的人,不怕吃苦不怕流血甚至不怕死,但他们怕人言可谓。。。我爸爸一直在和世俗妥协,但还是没有一个好结局。。。有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你能力再强有些事你还是一样的无能为力。。。


  爸爸知道宋去世之后整个人就像蒙了一层灰一样,一开始那段时间他经常发呆,有的时候吃饭他就一声不吭的吃,也不夹菜,吃完就去书房改试卷。我都不知道那段时间他发了多少试卷给他们班小孩做,以前认识的同学在我爸班的见到我就诉苦,说韩哥简直就是哥斯拉。。我和妈妈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其实安慰这种东西对一个真正伤到心的人来说是没有一点用的。妈妈最可怜,她自己难道就好过了吗,那段时间我们家就一直处于那种超低气压下。我就想快点好起来吧快点好起来吧,时间不是治疗创伤的良药吗,我想只要时间一久一切都可以恢复原样的。现在想想都觉的可笑,在我心里去世的那个人不过是个和爸爸关系暧昧的叔叔我只是有点心疼自己的爸爸,只要爸爸不那么伤心了我的生活就没有什么改变,可对于爸爸来说,一切都变了。
  他和宋之间的感情不是简单地“爱情”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二十多年的感情,里面有太多太多的东西,硬生生的从你身上割下来一块肉,流的是你的血,就算好了,也会有疤,疤好了还有印记,就算时间长了,印记都看不清了,你就会忘了你曾经掉了一块肉吗?

妈妈知道爸爸得了忧郁症是一个月后,那个时候爸爸经常凌晨三四点就醒了,他抽烟也越来越厉害,一天四包的样子,还开始吃安定。。。有一次妈妈给他收拾书房从书架的夹缝里发现了百忧解。。不过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她偷偷地去咨询过心理医生,自己去网上找相关资料看。那个时候我家的甜食激增,妈妈还用香蕉做甜汤,反正她是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还不想让爸爸知道,每次都是我当幌子。 有一点晚上我上了厕所回来之后还没有睡着,爸爸忽然进来了。他给我压了压被角,默默地看了看我,屋子里开着夜灯(我睡觉的时候怕黑一直有用夜灯的习惯)。我当时突然很想和爸爸说说话,就喊了一声爸爸。他应了一声,问是不是他吵醒我了。我说没有,爸爸今晚你陪我睡吧。爸爸说,你都这么大了还来这一招。我说,爸爸我想和你说会话。他后来就躺在我边上,我问爸爸是不是很想宋叔叔,他没回答。我又和他说,爸爸你要是难过和我说说。他说,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多。我和爸爸说,爸,你还有我。爸爸拍了拍我的头,说,嗯,我还有你。当时莫名其妙的就觉得挺伤痛的,我就让爸爸给我讲小时候的事。他说我刚出生的时候他都不敢抱我,身体小小的还软软的,头发又少又黄一直都三岁的时候都这样。


  后来他就和妈妈给我剃了个光头,每天用姜汁给我擦,再长出来的头发果然很好。还有我小时候特别闹人,不喜欢洗脸洗头和剪头发,每次都能磨死人。爸爸说,他性子本来那么躁,愣被我给磨下来了。。。还有我小时候喜欢踢被子,我单睡之后他每天晚上都会来看看我,说我睡觉的时候缩手缩脚的,像一只小狗。那天晚上爸爸说了很多,我们就咕咕叽叽的说到下半夜才睡。 后来我就高三了,说实话我高三过的也不轻轻。虽然他们没有要求我什么,但我自己心里压力还是满大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如果我考的好一点的话,他们怎么说也会高兴一点吧。我爸他们同事家有好几个上清华北大科大之类的,有的还是我爸学生。教苑里住的人多,爸爸惯我的事是众所周知的,他们都说我爸太惯我对我没有一点好处,好像认准了被溺爱大的小孩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当然我高三也没有一直在努力,有的时候真的好烦好烦,一点书都看不下去。每天早上六点不到我们全家都起来了,上早课,每天都有那么多试卷,还没有体育课了。有的时候会想发脾气,但一看到爸爸那么辛苦我就不怒了。后来高考结束,我考的很不好,比一本线差了五分。。知道成绩的时候挺失落的,感觉,自己真的挺没用的,不过我爸妈挺满意的。

  然后我就上大学了,说实话我真的挺不想去外地念书的。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以前从来没有离开父母超过一个星期的,临走前妈妈给我收拾了很多东西,我看她收拾就更不想去了。为了以后看我方便爸爸还买了车(在我们那样的县城是不需要摇号买车的)。一想到以后要和很多人住在一起我就很不舒服,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我这个人是典型的外热内冷,看起来挺容易相处的也很能和别人玩到一起,其实我挺烦一大堆人一伙的。最讨厌逛街,长这么大我的衣服都是我妈在买,我就穿那几个牌子也不太挑。不过我喜欢和几个人一起去打桌球,我打的不好,那个姓陶的打的不错。。。其实我现在和室友相处的也还好,没有我预想的那么糟糕。有的时候我挺烦他们凑在一起看那种性题材的电影什么的发出哄笑,怎么说呢,那本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是人都有一定的生理需要,但你如果做的太猥琐的话就会让人觉得很脏。以前我也和爸爸讨论过这个话题,问他有没有忍不住了的时候,我爸可能有点出乎意料,他搞了老半天才说,他也找过。。一般都会找和他差不多的,年轻的他会有负罪感,因为他有个儿子。

  爸爸是在大一上学期去世的,一切都来的完全没有预兆。我前一天还和他打了电话,叫他周五下午开车来接我回家。我也没有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接到舅舅的电话我正在上课,想舅舅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给我于是就跑出去接了。结果就知道爸爸出事了。突发性脑溢血。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下楼梯的时候突然摔了下去,妈妈下来看的时候已经昏过去了。 我接了电话就回去了,又打了个电话给妈妈,她就说没事的,我爸会好的。下了车我就直接去了医院,看到了妈妈和舅舅他们,我问妈妈怎么样了。我妈妈眼睛又红又肿,看到了我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在医院三天也没有醒过来,第三天的时候爸爸肺部感染去世了。。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说清楚那几天的事,我就记得当时我用手握爸爸的手,无论我怎么捂也捂不热,我喊他他也不理我,我眼泪掉在他身上他也不会用他的大手帮我抹眼泪。我知道他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 他是那么疼我,他怎么就忍心这么早就走了呢。他还没有给我过我十八周岁的生日,他就那样走了。。。。。。。。。

  他是我的爸爸,爱我疼我呵护我,为了我吞涩咽苦无怨无尤,他也是个同志,从来没有做过恶,却因为这个身份而苦痛半生。他说他这一辈子最对不起妈妈,也害了宋叔,如果有一丝丝可能,他都不希望自己是个同志。 其实同志没有错,爱一个人这件事从来就没有错,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杀人犯尚可得到宽恕,同志不做恶,不害人,为什么就不能被公平对待? 也许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和我爸爸一样的同,他们都是好人,希望他们都能够得到自己亲人理解,那怕不能和爱人在一起,也不会过的那么悲伤。

评论(2)
© 明杂志武汉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