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杂志。Love Tomorrow

伤口

我凝视着你,就像凝视着一个旧伤口。

窗帘半拉着,许久没回家的瑞秋半躺在床上,翻着书。书上写着“多年以前,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赖声川导演的专访。我记得他说,大多数的艺术作品都是在表现“病”,可是甚少有创作者做得到放一点“药”在作品中。多年以后的 今天,其实我依然回答不了,试着找到“药”究竟是不是一个创作者必须做的事情。年少时,意气风发,觉得淋漓尽致地去写“伤口”,就是“创造”的精髓所在, 毕竟,文学或艺术,都是因为灵魂的痛感而存在,而生生不息的。到现在,却是在怀疑一件事,不管什么类型的伤口,若“创作者”真的试着开药,那是否有自不量 力的嫌疑,至少越俎代庖了呢?”

她拿起笔,在这句话下划了痕。“为什么随着岁月流逝,人生便不再完整?也许是因为,渐渐地,伤口成了常态。”

 

评论
© 明杂志武汉站 | Powered by LOFTER